怎样才算一个真正的女人

发布时间:2020-05-14 编辑:西极电力网

原创 大象公会Elephantia 大象公会

「她能跑这么快,一定是个男的!」这样的迷思,让性别测试进行了 30 年。

文|刘喜

区分男女似乎很简单。

幼儿园小朋友在春游的时候,会自觉排成两队——男孩一队,女孩一队。幼儿大概从记事起就已意识到外生殖器形状与性别的关系,哪怕从未有人向他提起。

生物课本则告诉我们,区别男女的是细胞中存在的一对性染色体,男性为 XY,女性为 XX。

然而在体育赛场上,这个问题却并不是如此简单而二元,诸多基于性别区分项目的赛事都曾被刁难过。

「到底怎样才算一个真正的女人?」

「她是个男的!」

起初,奥运会并不在意性别问题,因为女运动员根本不存在。

现代奥运会发起人顾拜旦认为女性不应该参加比赛。他表示,奥运会展示的是男性体育精神,而女性的作用则是喝彩和为男优胜者佩戴花环。

不过,只有首届雅典奥运会忠实地遵循了顾拜旦的观点。

1900 年巴黎奥运会,法国人邀请了 22 名女运动员参加。她们穿着长裙、优雅地挥动网球拍和高尔夫球杆,将观众们的注意力和情绪都调动到了最高点。

怎样才算一个真正的女人

· 1900 年夏季奥运会海报,女性以美丽、优雅而丰满的形象出现

怎样才算一个真正的女人

· 夏洛特·库珀在女子网球单打中夺冠,是首位获得奥运冠军的女性

之后的十几年里,参加奥运会的女性和向她们开放的项目都越来越多,比赛内容也不像起初那样主要服务于男性观众的审美。不过,奥运会的主项目——田径,直到 1928 年才第一次有女运动员参与。

运动场上第一次性别争端,也发生在田径场上。

1936 年柏林奥运会,美国运动员海伦·史蒂文斯(Helen Stephens)以 11.5 秒的成绩赢得了女子 100 米短跑的冠军。但很快,她的胜利就被流言所裹挟:

「她能跑这么快,一定是个男的!」

迫于舆论压力,德国官员给史蒂文斯做了身体检查。结果很明确:她的女性生理特征非常明显,是完完全全的女性。

当时,她的对手、失败的卫冕冠军斯特拉·沃尔什(Stella Walsh),也向母国波兰的媒体们暗示「史蒂文斯是个男的」。

怎样才算一个真正的女人

· 史蒂文斯(左)和沃尔什(右)在柏林奥运会上,受传言影响,当时的现场照片都把二人拍得很像男性

后来,沃尔什移居美国并意外身亡,对她的尸检结果颇为讽刺:没有子宫,却有一个未发育完全的男性性器官。

通俗地说,她才更接近男性:一个性别认同为女的双性人。

同样参与了这届奥运会的多拉·拉特延(Dora Ratjen),之后也遭遇到性别方面的麻烦。拉特延在 1938 年欧洲田径锦标赛上,,打破了当时的女子跳高世界纪录。

怎样才算一个真正的女人

· 多拉·拉特延

但短短几天后,她就在维也纳去往科隆的火车上被抓获,罪名是「男扮女装,有伤风化」。

医生在身体检查后表明,拉特延是一名男性。作为男性,「他」退回了奖牌,并告别体育生涯。但其实,拉特延也是一名双性人:她有着「模棱两可」的生殖器,出生时,接产的护士都无法确定她是男是女。

现代医学证明,拉特延没有子宫和卵巢而有着睾丸,生理性别更接近男性;但她被当作女孩养大,发自内心地认为自己是个女人

怎样才算一个真正的女人

· 身着常服的拉特延

50 年代,苏联开始参加奥运会,外界对女运动员性别的怀疑也发展到一个高峰。

究其原因,苏联女性在奥运会上的表现实在太好:1952 年,苏联获得 71 枚奖牌,其中 23 枚由女性摘取。而美国代表队中,女性只获得了 76 枚奖牌中的 8 枚。

一些相貌中性的苏联女运动员更是在赛场上打出了统治级的水准,其中最为著名的普雷斯姐妹在 1959~1966 年创造了 26 项世界纪录。姐姐塔玛拉(Tamara Press)擅长投掷,独霸铁饼和铅球项目;妹妹伊琳娜(Irina Press)更为全面,但主要在短跑项目夺魁。

怎样才算一个真正的女人

· 普雷斯姐妹

其实单看外表,两姐妹谈不上有什么男性特征,但过于亮眼的成绩还是让她们聚集了大量争议,更有嘲讽她们为「普雷斯兄弟」者。

1966 年,在开始系统性的性别检查后,这对姐妹突然宣布退役,让她们身上的猜测延续至今。

「染色体不会说谎」

体育赛事的主办方,究竟怎样检查女运动员的性别?

一开始的方法很简单:运动员走进房间,脱掉衣服,让医护人员检查你是男是女。

TAG: 女人 安全 甲状腺 食物 2种 诱发 结节 忌口 不吃 小了 2019 来了 互联网之光 乌镇 互联网 规范 贷款 保监会 西安 力学

上一篇:如何用你的翘臀征服女人? 下一篇:2种食物会诱发甲状腺结节,女人忌口不吃,结节小了,甲状腺安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