院士说丨徐冠华院士:如何实现科技强国梦

发布时间:2020-05-13 编辑:西极电力网

大家都有一个梦想,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让我们伟大的国家成为一个世界科技强国。全球创新指数,我们国家已经进入了全球第14名,比2018年又前进了三名,应当说我们中国已经基本进入了创新型国家的行列,这对我们来讲,是非常可喜的。

我们为我们的成就感到自豪,但是我们还是应当保持一个谦虚的态度,我们和发达国家仍旧有差距。我们现在的创新指数、创新能力排在第14名,那还有13名都在我们前头,我们不能自满,我们必须努力,必须要勇敢地接受挑战。我们不回避问题,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问题,就是我们怎么样能够成为一个世界科技强国?下面我想谈一谈,迈向科技强国亟待破解的几个问题。

院士说丨徐冠华院士:如何实现科技强国梦

1、人才、市场、信心,

迈向科技强国我们亟待破解三个问题

我认为最突出的一个问题,就是我们缺乏世界级的科学家,也缺乏世界级的科技战略家。我们是人力资源最丰富的国家,也是世界科技人员最大量的国家,但是世界级的人才仍旧缺乏。近几年科技创新的问题越来越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的关注,随着屠呦呦获得了第一个中国自然科学诺贝尔奖,所以有关诺贝尔奖的问题,曾经有过激烈的争论。有的人说诺贝尔奖无用,什么理由?中国科技搞了几十年,我们除了得了一个诺贝尔奖以外,我们没有得什么,没有诺奖,我们可以照样做事。还有一种我把它叫做诺奖决定论,这些同志认为诺奖非常重要,甚至要把获得诺奖作为国家的目标和指标。我觉得首先不同意诺奖无用论,当然,在我担任科技部的领导期间,我也坚决反对,把诺奖作为国家的目标、指标提出来。但是我觉得大家可以在这一点上统一认识,获得诺奖是一个国家科技实力、科技创新力特别是对于我们未来的科学技术发展有重大的意义。

美国是世界上获得诺奖最多的国家。从上个世纪开始到2014年,它获得自然科学的诺奖一共有308人,占全世界获得这个方面的诺奖总数的47.5%,这是相当大的数目。但是,大家看一看,美国几乎是所有的新兴产业引领者,从信息、网络、空间、能源、纳米、生物,各个方面它都是开拓者。日本从2000年到2018年18年间,它获得了18个诺贝尔奖。可以这样讲,几乎每个获得诺奖科学家的背后都有一个新兴产业来对应,半导体的芯片、半导体的材料、超高精度的机床等等,都能够找到这种对应关系。

为什么日本、美国,出现这种杰出人才不断涌现的现象?我把它叫做金字塔的现象,什么意思呢?一个国家的顶尖人才越多,说明它就有更多的积累。科学技术能力的积累、人才的积累、知识的积累。这就像一个金字塔,它的塔基到塔尖有各个层次人才,领军人才、学术带头人、骨干和基础人才,在各个不同的层次都有人才,正是这些不同层次的人才,在科学技术的发展、新兴产业的发展这些方面发挥不同的作用,从而增强了一个国家的实力。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诺奖获得者的数量体现了一个国家的尖子人才的储备、国家知识的储备和能力储备。

中国尖子人才缺乏,反映了我们中国的原始性创新能力薄弱,也反映了我们在未来进行新的新兴产业的竞争能力薄弱。我们国家如果想赶上世界最发达的国家,如果从GDP来考虑,我以为是顺理成章之势,谁打压我们也打压不了。但是我们从一个国家的竞争力、新兴产业的发展能力,这些对国家更为重要的指标来讲,我觉得我们还要做非常巨大的努力。

第二个问题,科技和经济的结合仍不通畅,市场化的创新环境是突出的薄弱环节。创新的过程,我们要把它看成一个科技和经济结合的过程,不仅仅包括科技创新,还包括设计创新、制造创新、管理创新以及商业模式的创新、市场开拓的创新等等。这些创新综合起来,形成一个过程,它才是技术创新的完整过程,缺一不可。因为科技的活动和经济活动有很大不同,科技创新的活动,它有两个方面有很强烈的不确定性。第一个就是技术突破的不确定性,什么意思呢?就是你想做的结果,和你能做出来的结果,往往不一样,往往是南辕北辙;另外一方面,市场需求的不确定性。你看各位穿的鞋子,有球鞋,有皮鞋,有白的,有红的,有凉鞋,各种各样,同样的对于产品来讲也是如此,对于不同的企业,对于企业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,对于他们有多少的资金,他们有多少未来的需求,他们对产品的要求不一样。两个不确定性,怎么能够统一起来?市场是一个最好的筛选器,市场的竞争一定是把最需要的也是最有利的方案拿出来。

TAG: 推动 加快 落实 政策 体育产业 江苏 举措 纾困 惠企 创新 探索 一次 人才培养 理念 技术型 技术型 应用 建设 城市

上一篇:对话亚信科技高念书:移动入股并非一蹴而就, 下一篇:金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第一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