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洋深处的真情告白

发布时间:2020-07-06 编辑:西极电力网

  原标题:大洋深处的真情告白

  “不要问我在哪里,问我也不能告诉你……”正如《潜艇兵之歌》的歌词所写,潜艇兵是一个天生神秘的职业,即使对最亲近的家人也是如此。深邃的大海隐藏了他们的踪迹,也悄悄把他们的情感埋藏在心海深处。

  不过,如果走近他们,你会发现,这些常年驾鲸蹈海的男儿并非无情,也并不无趣。虽然职业特殊,但特殊的职业也带给了他们特殊的表情达意方式。

   我的“暗语”,你懂的

  1月中旬,南部战区海军某基地举办迎新春晚会,邀请在驻地的家属为立功受奖的官兵颁奖。某艇员队舱段技师范杰再次被评选为装备管理先进个人。

  站在舞台上,从妻子胡健美手中接过奖章,范杰感觉沉甸甸的……“军功章也有她的一半。”范杰说,“结婚17年,前15年她都不知道我是个潜艇兵。”

  2017年,范杰荣立二等功,一家人被江苏省启东市评为“十佳幸福家庭”。胡健美从媒体的报道中才知道,结婚证明上那个只有部队番号的印章,代表的是一支功勋卓著的潜艇部队。

  不过,丈夫工作的特殊性,她平时也能感觉到。“我要出差了,没信号……”“这段时间,我不在单位,你要照顾好咱爸妈和自己……”每当听到范杰这么说,她就知道,丈夫又要出海了。

  对某艇员队副机电长周健的妻子李莉来说,每当反复拨打丈夫的电话,总是听到“暂时无法接通”时,便意味着他又出海了。

  “我的‘暗号’,你懂的。”周健说,虽然从来不透露关于任务的只言片语,经常突然消失和突然出现,但总能得到家属的理解,这是让他感到最温暖的事情。

  近年来,随着练兵备战不断深入,潜艇官兵出动时经常来不及与妻儿说声再见,对父母说声保重,他们对亲人无尽的爱,便往往隐藏在不易察觉的细微之处。

  每逢有任务,某艇员队舱段技师张益华都会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,再把冰箱塞得满满当当,最后,把自己所有的钱都转给妻子。

  “艇动三分险。把家里安顿好,我才能安心与战友们一同去探索那些未曾到达的海域。”张益华说。

  我的歌声,你的思念

  晚饭后,这个基地的营区广播里又响起了一首首军旅歌曲。与其他部队不同,这些歌曲中,很多是基地官兵描述工作生活的原创作品。

  “我驾着蛟龙悄悄去远航,你日夜在风雨中守望,水天一方的生活,爱情之花在角落里慢慢绽放……”最近,一首《为蛟龙祈祷的女人》在基地军嫂圈里很流行。

  “我爱人的手机铃声就是这首歌。”某艇员队部门政委蔡银辉说,这首歌的歌名来自基地一位前任领导的妻子写的一本书。那天,在网上搜索书评时,蔡银辉偶然发现了同名歌曲,也是在那天,他从妻子的手机铃声中听到了那优美的旋律。

  “你怎么有这首歌?”他惊讶地问。

  “因为,我也是为蛟龙祈祷的女人!”妻子深情微笑着回答。

  这首歌是该基地官兵创作的。也许是孤独而单调的潜航让人更渴望丰富多彩的生活,在这支部队,官兵都喜欢用音乐来记录自己的经历,描绘自己的情感。

  “很多歌都是官兵在执行远航任务期间创作的词,返航后再找人谱曲。”基地政治工作部副主任徐杰认为,“这些歌写给潜艇兵自己,也写给潜艇兵的家属。”

  那年,张益华将单位制作的音乐短片《我们是光荣的潜艇兵》,送给妻子作为结婚周年礼物。第一次看到潜艇兵在水下的工作生活场景,妻子眼含热泪:“没想到你们水下的生活是这么艰苦。”

  前不久,该基地搜集了百余首由官兵创作的歌曲,集纳成册,下发部队;与此同时,将《致潜艇兵的爱》《我们是深海雷霆》等歌曲传上了互联网。

  不出意外,这些歌深受潜艇兵家属喜爱。在这些“为蛟龙祈祷的女人”眼中,那些或悠扬、或激昂、或浪漫的旋律,听起来其实都是一个味道——

  那是思念的味道。

  我的小名叫“航航”

  在这个基地的家属区,如果你叫一声“航航”,可能有好些小朋友都会回过头来看着你。没错,潜艇兵经常远航,他们孩子的姓名很多都带有一个“航”字。

TAG: 会见 古巴 客人 许其亮 男子 使用 支付 申请 同事 谎称 欺负 年老 文化水平 篮球 俱乐部 多名 家长 百万 解散

上一篇:伊朗宣布成功发射首颗军事卫星 下一篇:许其亮会见古巴客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