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双宁:《在东北财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讲话》

发布时间:2020-07-12 编辑:西极电力网

  在东北财经大学毕业

  典礼上的讲话

  唐双宁

  (2015年6月25日,东北财经大学)

唐双宁:《在东北财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讲话》

唐双宁:《在东北财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讲话》

  同学们、老师们、校友们、家长们:

  大家好!

  我非常高兴参加母校的毕业典礼,也非常感谢方才李书记的介绍。回到母校感慨万千,可以说是“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”。但是我首先声明我不是什么什么家,我就一个家——回老家(众大笑、鼓掌)。回老家不能空手,所以我用我的心,创作了一幅书法作品,献给母校——《情系母校》(大家热烈鼓掌、欢呼)。

  刚才,夏校长做了一个很好的讲话,讲的情真意切、语重心长。我就没有什么太多可讲的了,我再讲什么都是多余,再讲什么都是添足,再讲什么都是画蛇添足。所以我只讲三句话。第一,祝贺同学们毕业。第二,感谢母校对我的培养。第三,欢迎同学们和我一起,走进社会的课堂。此话怎讲?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”。我们在学校学到很多的知识,但是老实讲,这些知识基本上还属于“技”的范畴,这些“技”走向社会以后,有多少有用?这个因人而异,很难下定论。我有一个观点,“小才通技,中才通策,大才通略,超才通道”。什么叫道,道可道非常道。我讲一个例子,大概是15-16年前,我在人民银行做银行监管一司的司长,负责全国80%以上金融资产的监管,包括三家政策性银行——即国家开发银行、进出口银行、农业发展银行,四家国有商业银行——即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,全部的外资银行、邮政储蓄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。那个时候刚刚经过亚洲金融危机,金融界面临最大的矛盾就是不良贷款。当时朱镕基总理对这个问题很着急,多次进行调研、进行座谈、了解情况。各家商业银行就讲我这个不良贷款是政策性原因造成的,不是我的责任。当时要召开全国金融工作会议。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头一天晚上5点多钟,国务院办公厅打电话,说朱总理要政策性不良贷款的数。这个活儿就转派给我了。我说这个活儿是统计司的活,不是我的活,另外什么叫政策性不良贷款?法律上没有这个定义呀?对方说那不管,反正朱老板交代的,你看着办吧,,明天早晨要。我看着办,我怎么看着办呀?我就叫大家都过来,都过来,都过来,赶快给各省打电话统计。因为当时没有政策性不良贷款的概念,但是人民银行有一部《贷款通则》,里面有一个特定贷款的概念,也就是说,赶紧询问各省特定贷款的数量是多少。大家分头打电话,一个小时都回来了,说各省都问什么叫特定贷款?我想了想,说特定贷款就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批示发放的贷款。大家又分头打电话。又过了一个小时,又回来了,说各省问什么算党和国家领导人?我说党和国家领导人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以上、人大副委员长以上、国务院国务委员以上、政协副主席以上。大家又去给各省打电话,又过了一个小时,又回来问各部委算不算?我说人民银行批的算,财政部批的算,国家计委批的算,其他都不算。这又回去打电话。又过了一个小时,又回来问地方政府批的算不算?我说不算,不算,都不算。这就快早晨了,最后统计上来的结果1万多亿。这个1万多亿在当时是很大的数目,我说这还得了,往下砍。怎么砍?砍一半。为什么要砍一半,因为平时抽样调查的结果水分占一半,所以砍一半。我是有出处和依据的。这样在早晨8点之前报上去了。第二天早晨朱总理讲话,说政策性原因造成的不良贷款5000多亿,这还得了,今后任何领导人不准再批贷款。这个事情就过去了(具体数字可能不一定准确,但事情大体就是这样)。这个事情我想在课堂上和书本里是学不来的,需要到社会课堂去学习。

  到社会课堂去学习学什么?我认为第一要学哲学。我可以讲,我翻阅过古今中外大量的哲学著作,从古希腊哲学、欧洲古典哲学到马克思主义哲学,比如说康德的三大批判,《纯粹理性批判》、《实践理性批判》、《判断力批判》,厚厚三大本,晦涩难懂,我读完以后,概括了七个字,叫“存在、作用、不可知”。他认为我们生活在此岸世界,与此岸世界相对应的有一个彼岸世界。这个彼岸世界是存在的,是有作用的,是不可知的。由此构成了康德哲学的基础。康德影响了黑格尔。黑格尔的哲学思想我也概括了七个字,叫“绝对精神正反合”。他认为世界是由绝对精神构成的,绝对精神以正反合的方式存在。康德影响了黑格尔,黑格尔影响了马克思,马克思影响了毛泽东,毛泽东影响了邓小平,所以才有我们今天坐在这里举行毕业典礼。

TAG: 北京 报告 连续 新增 本地 病例 确诊 14天 位数 互联网 发射 卫星 再次 推迟 天气 SpaceX 恶劣 成效 涨停

上一篇:ST海马(sz000572) 下一篇:7月12日财经早餐